365bet体育盘口-欢迎注册

文苑撷英

于利华 散文——《父母爱情》

作者: 于利华     时间: 2020-06-16     点击: 查询中    分享到:

父母爱情


母亲是黄土高原上普通的一位农民,父亲是一名普通的铁路工人。他俩没有惊天动地的爱情故事,经媒人介绍相识,之后顺理成章结婚。

父亲常年在外工作,母亲日复一日承载家里重任。他每次回来忙前忙后,主动揽家务,干地里活,临走前左瞧右瞅搜腾,想干完所有的活。父母年复一年重复这样的生活,终于含辛茹苦养大我们,他俩也老了。不久,父亲光荣退休。

父母亲终于可以天天在一起时,二人的鬓角已经斑白。父亲每天哼着小曲扫完前院,扫后院,再有条不紊地整理屋子,而后撸起袖子进厨房做早饭。不一会儿,父亲跨出厨房,蹑手蹑脚走到与厨房几步之隔的卧室窗前,两手牢牢地摁在窗沿上,脸紧贴玻璃窗朝里瞅,发现母亲醒了,他习惯性地轻轻敲两下窗子,屋里随即传来脆亮的声音:开饭!父亲立即跨进厨房,先给母亲盛一碗热乎乎黄亮亮的玉米籽稀饭,端出热腾腾的馍和翠绿的小菜,小心放于炕头的小桌上,然后将嗽口水递与母亲,母亲咕咚咚开始嗽口,父亲赶紧双手用盆接着,然后递给母亲一块热热的毛巾,利索地拿走水杯和脸盆。

自父亲退休后,母亲的“阵地”渐渐被父亲全部“抢”走。农忙季节,母亲则不理会父亲,执意跟着父亲踏入他的“领地”。平日里,母亲去邻家串门,或坐在敞开的前院与左邻右舍聊天拉家常,有时也坐在后院手里舞弄着针线活与在一边舞花弄草的父亲聊天,间歇父亲还拿出笛子、口琴给母亲吹上一曲,偶尔她也去邻家搓麻将。母亲每次打麻将,不到一袋烟工夫,父亲那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而近,尚未入院子,一桌人已经笑声四起。拎着水杯走进来的父亲已见识这些老娘们的厉害,从不参与她们肆意的玩笑。他习惯性地坐在母亲身边,间隔一小会拧开杯盖对着升腾的热气吹一吹,待水温刚刚好,将水杯放在母亲随手可触的地方,开始静静地给母亲看牌。即便如此,父亲也逃不过他们的调侃以及警告:可不能这样惯着女人。每每如此,父亲挠挠头憨憨地笑着说,这些活一点不累,还没有上班活累。其他人打趣说,有老婆陪,干啥活都不累。不善与他们开玩笑的父亲腼腆地笑了笑接着说:“她这一辈子跟了我,就没享过福,现在我要尽全力补偿她。”

一直以来,母亲持家、教育我们,父亲从不参杂任何意见,只是力所能及地协助母亲。后来,他俩一起帮我照顾孩子期间,父亲也全听母亲的,尽管母亲常常因鸡毛蒜皮小事责嚷父亲,而父亲从不计较,对母亲依然特别好。这边母亲正唠叨着父亲,那边父亲已沏好一杯香茶,微笑着递给母亲,并调皮地说:去去火。正怒瞪父亲的母亲在袅袅的茶烟里忽而莞尔浅笑,接过杯子抿嘴小喝一口,唇齿间溢满淡淡的清香和丝丝的香甜。

父亲与母亲常常妇唱夫随。父亲包揽家里的采购任务,他与母亲外出经常逛街,跳舞,游玩。母亲爱迷路,父亲是很好的向导。母亲教会父亲跳交谊舞,后来他俩在家里切磋舞姿,共同学习探戈,常在优美的舞曲里边说边练,不时传出郎朗的说笑声。他俩在附近广场上翩翩起舞时,常伴有啧啧赞叹,也是舞池里一道赏心悦目的美景。即使舞姿不很标准,而看起来很舒服,轻盈的舞姿,高度的默契,对视的柔波,油然生出幸福的味道。每次他俩跳完舞,父亲顺手取出水杯递给母亲,母亲刚喝完水,他又递上毛巾,之后自己才喝水、擦汗。每每如此,舞场阿姨们齐投来艳羡的目光,而他与她已经习以为常。

父亲出门,不忘拎着装满“宝贝”的手袋。炎炎夏日,他与母亲一起逛公园,母亲累了,父亲赶紧拿出纸片铺在树荫下的石板或椅子上,母亲坐定后,他取出一张纸片铺好坐在母亲身旁,又抽出散发香味的折扇,帅气的五指一捻,右手一晃,一把印花的扇子开始围着母亲前后左右轻轻舞动,丝丝清凉徐徐而来。父亲手中的画扇轻轻舞起母亲的裙角,拂去母亲额头密集的汗珠,展开了母亲眼角美丽的花,花露水的清香弥漫在母亲周围,熏跑了蚊子,驱走了满身的燥热。惬意的母亲望着不远处那一池开得正艳的荷花,扭身向父亲指看时,抬眼瞧见父亲额头上密集的汗珠,在阳光下亮闪闪的,母亲不由地伸进包里掏出手绢伸手擦拭……

春暖花开时节,父亲与母亲常坐于绿意葳蕤的草地上小憩。他先递给母亲一个硬纸片,等母亲坐定后,在母亲身旁草地上铺好一张旧报纸,取出她爱吃的食品、洗切好的水果盒放在上面,从小盒里抽出牙签插上水果夹给母亲。

在家里,所有好吃的,父亲都习惯性地先给母亲品尝。习以为常的母亲从未想起给水杯添水,有时也忘记喝水,都是父亲给杯子蓄水,提醒她喝水。每次,母亲与来家的客人坐在客厅聊天,父亲时不时递上一杯温热的水,这些我们眼中已习以为常的举止,常常让年青或年迈的客人们惊羡不已。

以为父亲对母亲的好是一种补偿,是少来夫妻老来伴的一种亲情沉淀。一次与喝了小酒的父亲聊天,才知父亲的心意。

那次,微醉的父亲的话特别多。我们聊着聊着就聊到了以前。他说:“与你母亲认识虽是媒人介绍,但我一眼就相中了她。”父亲开始絮叨:“她那时个子高挑,不胖不瘦,皮肤白皙,还是她村里团支部书记,追求她的人很多。”接着父亲端起酒杯抿了一口,迷离的眼睛满是笑意。他说:“你母亲不仅人长得漂亮,还能干,有文化。她相中我,是因为我有工作。而相中你母亲的人里也有在县城上班的。我虽然有工作,却是流动单位,常年四季不在家,家里还穷。记得娶你母亲时,所有的花销都是家里借的钱,我们背的债,婚后才慢慢还完。”接着父亲慨叹:“你母亲刀子嘴豆腐心,也是争气人,勒紧裤腰带跟我过苦日子,咱家盖了两次房,都是你母亲张罗,咱家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好,也是你母亲的功劳。”父亲端起酒杯将剩下的酒一饮而尽,接着一字一顿地说: “你母亲是个大气的女人!家里第二次盖房子时因为我的原因导致资金短缺,而你母亲却没有丝毫的责怨,想尽办法借钱盖起了房子。”以为父亲的聊天会戛然而止,而他并未起身,眯着眼睛看了我一眼又开始絮叨: “你母亲有时也很傻,我从未给她买过礼物,而她还得意地说家里的钱她都管着…..”说着聊着父亲的嘴角又成弯的了。

前几日,回老家的母亲传来一张她穿着白色飘带旧衬衣拍的自拍照并慨叹:飘带衬衣又开始流行了,人却老了。不一会儿父亲也发来母亲的那张自拍照,并感慨:你母亲还是那么漂亮…….

有时想,爱情到底是什么?有人说,真正的爱情是两个人逐渐养成的默契,再慢慢将两颗心的距离缩短,无意识中渐渐接受彼此。从你喜欢上她的那一刻起,也许她也在那一刻喜欢上了你。

莎士比亚说:爱是一种甜蜜的痛苦,真诚的爱情永不是走一条平坦的道路的。父亲眼里,母亲是不易的。而其实大半生漂泊在外的父亲又何尝容易?父母的爱情没有甜言蜜语,却是一颗星星深情凝望着另一颗星星,那么的幸福。

“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,直到老的那也去不了,你还当我是你手心里的宝。”“当你老了,只有一个人还爱你虔诚的灵魂,爱你苍老脸上的皱纹…..”他俩从未说出的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”的爱情誓言却在花开花落的恬静中温润着平日的一粥一饭,也在一曲曲百转千回的情歌里氤氲……

(运销集团  于利华

上一篇: 无 下一篇:刘刚 散文——《大美陕西 画境澄城》
365bet体育盘口